发现,虽然优爱腾芒仍是持续地在多种题材上发力,但也渐渐有了自己平台的“性格”。

《狂飙》成为现象级爆款,也是当之无愧的“上半年第一爆”。它的背后既是爱奇艺多年以来耕耘悬疑题材的大爆发,也是一直以来重注头部内容的结果,虽然扫黑内容具有不可复制性,但多年对悬疑内容的把握和此前国情大案剧《破冰行动》的基础仍是帮助良多。

腾讯这边,“大IP”向来不是坏事,关键还是怎么做。《三体》这样的“重工业”题材,出现在腾讯视频似乎再合适不过,而《漫长的季节》协同X剧场一起出现,倒是为腾讯视频刷新此前形象,同时塑造创新、口碑标签做出了贡献。

优酷则在这半年里,左手仙侠右手青春,《长月烬明》《护心》爆火,暑期三部青春剧《偷偷藏不住》《当我飞奔想你》《追光的日子》也都在优酷,无论什么题材都带着点“青春风暴”的味道。

芒果TV的都市剧突出一个紧跟热点,以前的《我在他乡挺好的》写让人心痛的北漂故事,现在会做《去有风的地方》写治愈人心的离开北京的故事。最近的《我的人间烟火》也有不小的讨论度。

在储备差异化内容的同时,平台也在用逐步提高的独播内容占比,都想建立内容上的护城河。

2022上半年视频平台上新剧中,电视剧的独播比例增至66%,网络剧独播比例稳定在80%左右。而到了今年,平台2023上半年上新剧的独播部数占比增至83%,优爱腾芒的独播剧占比均有提升。

疫情三年过去,剧集市场在重新转动起来。上半年的国剧,绝大多数是在疫情期间制作完成,并在放开后面世,接受观众的检验。它所接受到的冷与热,也都是新的观影情绪的信号。

剧集的播出数量在增多。2023上半年上新国产剧209部,同比增加34部。总体播放量也在提升,虽然仅有累计1500亿共1%的提升,但至少止住了连年的跌势。

总播放量提升的同时,2023年上半年的国剧市场也有了近几年数据最好的剧王《狂飙》。德塔文、灯塔专业版、猫眼专业版、云合数据……基本上所有的数据平台,《狂飙》都是毫无疑问的第一。在云合数据的脱水统计里,《狂飙》也是在《庆余年》后又一部“百亿播放量俱乐部”的成员。

“超级剧集”是有领跑效应的,有《狂飙》在前,后面“选手”的成绩相比去年,同样有了小幅度提升。在2022年的云合数据有效播放榜单上,作品播放量破10亿就是妥妥的前12名,但到了2023年,破10亿只能在前16名,险些跌出TOP20。

在豆瓣给高口碑作品的人数,都高出了不少。近几年,豆瓣评分作为口碑主要参考指标,成为了剧集营销的兵家必争之地,为了抵消“水军”的调控,观众也开始关注另一个指标“评分人数”,以此判断一部高口碑作品的线部作品豆瓣评分人数超过了10万,且有《漫长的季节》《狂飙》两部评分人数超过了77万的作品,而在2022年,仅有5部作品豆瓣评分人数超过10万,评分人数前二分别是75万的《开端》和55万的《梦华录》。

不过对于行业来说,比回暖的数据更振奋人心的,是头部剧集中不乏有迈出舒适区的作品,并没有走在熟悉的“爆款”老路上。仅看今年上半年的头部剧集内容,云合数据有效播放TOP20覆盖都市、悬疑、玄幻、爱情、武侠、谍战、年代、科幻等类型,还都玩出了一些新花样。

都市情感历来是国产剧的主流,而今年的都市剧尤其强调“生活流”,两部热播剧《爱情而已》《去有风的地方》主角们都不“卷”了,对生活细致入微的感受与剧情的慢节奏相配。

这倒是主创们的真实感受,一定意义上也在反应社会现实。《去有风的地方》制片人曾在采访时表示,2019年觉得很疲惫,时不时想什么都不干了去云南躺着。“相比其他影视作品都在讲如何‘快’,做一个如何‘慢’的戏会有新鲜感和治愈性。”

而在一众俊男靓女的古偶剧里,闯出了两部不那么一样的古装剧:《云襄传》和《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

《云襄传》回归了老派的武侠,男主角更是武侠剧里一个少见的、武力值几乎为0的主角,打戏通通交由女主来承担。如此反套路,反而收获奇效,成了爱奇艺上半年总播放量最高的古装剧;《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作为一部仅有14集的历史正剧,集均有效播放居然超过了几部仙侠剧,实属不易,也狠狠打脸了“年轻人不爱看历史剧”的论调。

这个半年还有一处不容忽视的,自然是《三体》则为国产剧劈开了科幻剧的新征途。

《三体》在今年的作品里,有独一份的特殊。“原著光环”加上极大的开发难度,还有在剧集领域几乎是空白的硬科幻题材,都意味着它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经验,每向前走一步都是对新领域的探索。在许多人的忐忑和怀疑当中,剧版《三体》交出了一份相当超出预期的答卷。超40万人为《三体》打出8.1的高分,就是观众的认可。

继去年爱奇艺与抖音之后,今年4月7日,腾讯视频宣布将与抖音围绕长短视频联动推广、短视频衍生创作开展合作。腾讯视频将向抖音授权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权利的长视频中,明确了短视频衍生创作的方式、发布规则,共同促进短视频的创作、传播。

国剧创作者们对短视频的传播,也从过去的剑拔弩张,到如今大方拥抱。《唐朝诡事录》监制、长信传媒创始人郭靖宇认为,这个没有大IP、没有流量明星,没有大规模宣传的三无剧集能得到大家的喜爱,二创功不可没。“二创未来很有可能成为电影、长剧最重要的、版权反复售卖的助力器。”郭靖宇后来说。

更重要的是,面对冲击,长视频不再因为了强行融入短视频的快节奏让表达变形,反而是将短视频无法替代的特性做得更加突出。

看《爱情而已》《去有风的地方》,情节演变不是重点,台词才是关键,重要的不是下一步要发生什么而是他们如何讨论过去发生的事,一切都缓慢了下来。虽然此类剧集衍生出了“小红书剧”的奇谲概念,但越是能在这样的“种草向平台”火,越能说明这种“治愈”只有看全篇才能感受。

《狂飙》《他是谁》《尘封十三载》均是跨越十几年的破案,每集都埋有线索,不追着看完,很能享受到解谜的乐趣。《漫长的季节》没有刻意的节点在区分三个时空,跳过或者倍速的观众很容易错过信息量,它也把导演风格做到了极致,感受过前面十一集的闷痛,最后那场跨越时空的雪才会如此动人。这些感受,都是短视频无法带来的体验。

今年3月,“招惹 小妈文学”的片段走红微博,简单的预告片就透露了剧情里多种流行元素:复仇、小妈背德文学、青梅竹马、破镜重圆等。这部民国爱情悬疑微短剧《招惹》,上线 万,突破腾讯视频微短剧双周分账纪录,截至 5 月累计分账已破 1500 万,创造了腾讯视频微短剧热度纪录。这也是云合数据的统计里,唯一一部播放量破亿的微短剧。

从网络视听大会再到上海电视节,在今年每一个重要的剧集展会现场,都会有微短剧论坛。除了短视频平台,还有优爱腾芒相关负责人,部分头部剧集公司也参与其中。剧集主创们,一边在打磨长视频的不可替代,一边也在学习微短剧的表达。

优酷一连发布了三部青春剧,《偷偷藏不住》《当我飞奔向你》和《追光的日子》。三部青春剧各有各的风格和侧重,《偷偷藏不住》把“暗恋”的情愫放大来写,《当我飞奔向你》强化的是彼此鼓励、共同成长的主题,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指导的《追光的日子》,着重描绘的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

放古偶剧的平台,也不拉长周期了,选择在短时间内释放完毕,让每天都有古偶讨论线日开播的《玉骨遥》,肖战、任演的线集,迅速地没给粉丝的“催更”留气口。有剧集博主分析,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腾讯视频在暑期还有两部古偶剧的余裕。

像这样的古装IP剧,一时的热度不足以覆盖其高昂的制作成本和宣发成本,此后的长尾效应更重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出至今,仍然能在上半年的剧集热度榜榜上有名。2021年底播出的《雪中悍刀行》,仍然是2022年的热剧。互联网灵活的排播,让古装剧有了更长的生命力。

即使一样是卷古偶,平台也在琢磨新的方式吸引观众。爱奇艺此前宣布将从古偶赛道切入,打造“剧综”,白鹿和张凌赫主演的《宁安如梦》会是第一部,节目通过粉丝心愿的征集进行综艺化设计,呈现一档6集三天两夜的“剧综”,与剧集配合播出。

这是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王晓晖在今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释放的重要信号,他表示,“唯一的爱奇艺”比“第一的爱奇艺”更有价值:“过去,大家都为了当第一,市场份额、会员数第一等等,动作会走形。求全求多,而且加上市场有大量的资金涌入,不理智造成了很多的代价。”

在“唯一”而非“第一”的价值观下,平台甚至可以大方承认:我们就是做不好一种类型的剧。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腾讯视频做古装甜宠剧,有一阵做的非常多、非常好,然后我们团队就去做了,但去年我们决定不做了,全让给分账剧,因为发现自己不擅长,而且这个市场其实并不大。只是听说别人做得好我们就跟随,这种是特别错误的做法。”

优酷暑期接连释放三部青春剧并非偶然,去年的悬疑剧《胆小鬼》都要叠加上“东北青春残酷物语”的标签。爱奇艺在悬疑赛道耕耘多年,如今在试着把各种情节、元素与悬疑做加法,看能调和出什么新东西。芒果TV一直在都市剧领域中呼应当下情绪热点,腾讯视频则想要继续在科幻这条难路上保持领先,《三体》第二季已经出现在片单里。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