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嫁妹”的传说在民间广为流传,是中国绘画、戏剧戏曲的重要题材,讲述钟馗做鬼王之后,将妹妹嫁给有恩于他的同乡好友杜平。

编剧毓钺在话剧《钟馗嫁妹》中套用了这个民间传说,表达了当下都市男女在平淡乏味的生活中希望看到“神助攻”,然而即便是神仙也会同样有情感的困惑,面对现实也有“无力感”,每个人最终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或欢喜携手,或遗憾放手。

线年,排练两个多月,这在杨立新看来是一出大戏必备的,“依着我,一天都不休息。”他坦言,“这个戏比《戏台》还难排。都说画鬼神容易、画犬马难,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戏难排的原因。”

至于这究竟是一个童话故事还是穿越故事?杨立新说,“这是一个新的讲法,也是毓钺最牛的地方,他不折磨自己,而是改变自己,创作者最有意思的正是你永远不要重复自己,一个戏一个样。”

杨立新在人艺演的都是《茶馆》《雷雨》《窝头会馆》这样的剧目,走出人艺,他在荧屏上有《我爱我家》,舞台上则有《戏台》,院内院外表演风格几乎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对此,他表示,“从《我爱我家》开始,我发现我其实也是一个有幽默感的人,常常看着剧本我就会乐,但别人会问:这可笑吗?我说弄好了就很好玩。”

朱旭老爷子说过的一句话,杨立新时常挂在嘴边:所有的角色你都要先找到他的幽默感,再深入这个人物。

“我的理解也是如此,但我不用幽默感,我用可看性。作为创作者,你不应该浪费观众的时间,过场戏都得弄出点戏来。当初拍《我爱我家》的时候,我跟英达说,我没演过喜剧,他说你怎么没演过,你演过《哗变》里的伯德,演得非常好,那就是幽默。其实当年《哗变》的剧本确实把我看乐了,伯德是一个努力把证给做反了的人,还不允许别人给台阶改错,就那么坚决地走下去。这样一个喜剧人物,如果演不出喜剧性来,是对不起作者笔触间的那些许幽默的。”

不管喜剧正剧悲剧,杨立新说,“首先要好看。而《钟馗嫁妹》最有趣的地方是钟馗到了人间之后的戏份,因为别人看不到他,于是就有了京剧《三岔口》的感觉。”

1、PLUS会员折扣:银卡PLUS 93折、金卡PLUS 88折(6张)、白金卡PLUS 83折(6张);PLUS会员购票订单满足条件可叠加使用入会礼包券,享受“折+券”优惠(每单限使用一张券);

2、积分会员折扣:红卡98折、银卡95折、金卡9折(6张)、白金卡85折(6张);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