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一词最早出现在2500多年前的古罗马,罗马共和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段传奇,但你可能不知道,罗马社会的怪现象似乎更加传奇。你是否见过这样的社会?当战争来临时,富人在战场上拼命,穷人却在家喝茶、聊天;当夏天来临时,不仅贵族家门口能抢红包,广场上还可以吃霸王餐;当人口普查时,贵族、大官都是农民,奴隶却通通成了富商。

这些看似奇怪的事情其实并奇怪,在古典时期的罗马共和国,这样的景象随处可见,然而,是什么让古罗马共和国如此奇葩?

卢修斯是一个出身平民的罗马公民,他30岁出头,体格健壮,当时正值共和国早期,罗马为了争夺西地中海的霸权,正与北非第一强国迦太基鏖战,卢修斯作为一个热血青年,自然是想加入军团为国效力。然而,当卢修斯前往广场报名参军时。

百夫长:“对不起,年轻人,你太穷了,还是回家好好赚钱吧,打仗拼命还是交给富有的公民吧!”

卡西乌斯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罗马公民,他居住在罗马城外的乡村,平日里只能靠给地主打零工赚钱过活,然而,每一年的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只有夏季是卡西乌斯最期盼的,当夏季到来时,卡西乌斯总会收拾行囊离开家。

马库斯来自北非,他是迦太基遗民,因为有很多地产和财富,他避免了变成奴隶的命运。然而,虽然马库斯的生意越做越大,地位越来越显赫,但他却只身前往罗马城求见罗马贵族克拉苏。

马库斯:“没关系的大人,我毕生的追求就是当你家的奴隶,这是10万阿斯,请笑纳。”

虽然以上三位主人公的名字是虚构的,但以上三大怪现象却是古罗马共和国真实发生的事情,而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正是罗马共和国独有的“公民权制度”。

公元前509年,罗马贵族布鲁图斯以国王塔克文之子侮辱良家妇女为契机,在罗马广场上宣布废黜国王,成立元老院和罗马人民共同领导的共和国,国号“元老院与罗马人民”,后世常称其为罗马共和国。

罗马转变为共和国以后,国家政权就交给了广大罗马人民。为了统治国家,罗马共和国会通过公民大会来选举国家公职人员,包括作为国家领袖的2位执政官,以及负责法律的官,而参加公民大会的前提就是拥有罗马公民权。可见,罗马公民权是决定国家政治生活的基本资格,这个资格显然是外籍人士所不具备的。

据传,罗马人是一群特洛伊亡国时流亡而来的希腊人,罗马建城时的100个氏族后裔都是根正苗红的罗马人,他们的子女自动获得了罗马公民权,随着罗马的不断壮大和扩张,一些加入罗马的氏族也渐渐获得了罗马公民权,从他们得到公民权起,这些人就可以自称是罗马人了。

也就是说在罗马,如果你是一个拥有罗马公民权的人,你就可以参与选举国家官员,同时也能享受国家的各种福利,即便是不去工作,国家也会通过粮食补贴保障你的基本生活,而且你还不用缴纳赋税,但你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在国家爆发战争时参加罗马军团。

前文已经说到,罗马公民的义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服兵役。我们首先需要明确的便是:所有罗马公民都有资格服兵役,也就是加入罗马军团打仗拼命。既然每个罗马公民都有义务参军卫国,为什么军团召集时还要问清楚公民的私人存款的数额呢?

事实上,在罗马尚未废除王政的时候,也就是第六代罗马国王塞维乌斯统治时期,罗马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国王塞维乌斯想弄清楚罗马人的财产情况和可征兵的人口数量,他根据调查后的结果,制定了以财产数额为标准的等级制度。

在这个制度中,罗马公民被分成6个等级,这6个等级中等级越高,他们所拥有的投票数就越多,等级越低则能享有的政治权力就越少,因为罗马共和国的投票通常是按每1个百人队可以投1票,换言之,越是富有的人就越容易决定国家政策的走向。

但最重要的是,以上6个等级中,第六阶级因为财产较少,国家直接免除了他们服兵役的义务,也就是说,第六等级的人不但不用给国家交税,连上战场拼命的义务也没有了。这么一来,第六阶级就成了罗马共和国最独特的阶级,一个看起来最享清福的阶级。

在地中海古典时期,国家对外征战的时间非常多,罗马也是如此。通常情况下,罗马不仅要集结军团保家卫国,有时也会主动出兵讨伐邻国,以求扩张土地。所以,对一个罗马人来说,战争是家常便饭,随时都有可能被执政官召集起来打仗,因为战争来的太突然,不可能临时打造武器装备,罗马人就必须随时准备好自己的武器和装备,以应对任何突发战争。

在战争中,一个士兵所持有的武器优劣,往往能决定他在战争中的生死,所以越是有钱的罗马公民,就越是能带上厚实的盔甲和锋利的刀剑,因为越好的装备花费也是越多的。所以在前5个阶级中,第一阶级可以组成重装步兵和骑兵的百人队,低一点的阶级就只能组成轻装步兵百人队。

这么看来,贫穷的第六阶级是没有足够的财力保证自己的装备,他们可能连购买优质装备的钱都不够,还怎么上战场杀敌呢?

在马略军改以前,罗马军团完全是来自前五个阶级的公民兵,他们因公民权的义务而加入罗马军团,在国家看来,公民兵入伍打仗是应尽的义务,故而是不必支付军饷的。

这样的话,罗马公民在外征战的时候就不太可能产生收益,这段时间完全是在“吃老本”,随着战争时间的增加,罗马公民的财富会不断减少,因为这期间是没有人帮助公民兵照看农田,或是经营小商铺的,所以战争打得越久,公民兵的承受能力就越受到考验。

虽然在罗马的对外战争中,罗马军团打胜仗的时候是最多的,但却不能保证每次战斗都有足够的战利品供士兵们分配,有时虽然打了胜仗,但值钱的战利品寥寥无几,所以想依靠掠夺战利品发家致富,多少有点风险。

一个财富不足1.2万阿斯的罗马人,如果长时间在外打仗,时间一久,他的钱可能都用到战场上了,而掠夺的战利品如果不能填补亏空,等他回家时恐怕早已负债累累,到时候连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更别说享受生活了。

这么看来,贫穷的第六阶级是没有财力承受长时间的战争的,自然国家不会让他们轻易上战场。

这就是为什么古罗马总是一些富有的公民在战场上杀敌,而一些贫穷的罗马人却只能在家喝茶、聊天、侃大山。

我们都知道,罗马共和国是民主选举制,有公民权的人就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国家根据他们所在的百人队组成公民大会,大会定期选举国家公职人员,而罗马公职的担任周期大多是一年,即是一年一选举,而每年选举的时间就定在夏季。

每到夏季的时候,凡是想选举执政官、官、财务官的罗马公民就会积极活动起来,因为他们想要当选就必须得到足够多的选票。

显然,如果一个参选者把胜选希望都寄托在选举演讲上,那他落选的概率一定很大,因为在选举开始前,不少富裕的贵族都会通过发红包、办酒席等方式拉拢罗马选民,想通过临场发挥来获胜的人无疑很幼稚。

所以一到夏季,罗马的各大贵族世家都会四处拜票,免费的酒席自然是源源不断,各路候选人也会借机登场挨个亮相,他们有时还会相互打听对手的发出去的红包数额,摆酒席的次数,通常越是慷慨的候选人,越是能得到广大罗马公民的欢迎。

而且在罗马还有一种“后援团”习俗,每个贵族世家都有一些平民后援团,他们与“主人”在身份上都是罗马公民,所拥有的公民权是完全一样的,但贵族所拥有的财富和政治资源往往更多,他们会在必要的时候照顾自己的后援团成员,包括帮助他们找工作、偿还债务等等,这些人每年都会主动拜访自己的“主人”,并为贵族家的候选人投票,而作为“主人”自然是要摆酒席答谢“后援团”的。

综上所述,只要到了大选的夏季,罗马人就会来到首都选举国家公职人员,候选人为了拉选票,就会争相发红包、办酒席,所以不少罗马公民就能在这个时候白吃白喝了。

通过威言晓史上面列出的公民权权利可以看到,一个拥有罗马公民权的人基本上是衣食无忧的,他们不仅能参与国家政治,还能享受国家给予的各种福利,同时这些罗马人在罗马征服的外国城邦里也享受着贵宾待遇,包括各种经商的特权,这就让很多人看到发家致富的契机。

简单的说,同样的投资项目,一个罗马公民的商会一定会得到政府的各种关照和绿灯,一个非罗马公民的商业项目就会被大量征税,关键时候还得给罗马公民让路,而与罗马结为同盟的拉丁城邦往往也是不敢得罪罗马公民的,因为罗马共和国非常团结,一旦自己的公民被欺负,元老院是不惜发动战争的。

典型的例子就是公元前281年的罗马与塔兰托之战,当时就是因为塔兰托误伤了罗马人的商船,元老院不惜发动了对南意大利的战争,伊庇鲁斯国王皮洛士也是由于此战才被请到了意大利。

在希腊诸国,一个希腊人的父亲和母亲如果都是希腊人,他们的子女才会继承希腊城邦的公民权,如果其中一方是非希腊公民,那么他们的子女只能被当作外国人对待,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公民权。

但是在罗马却不是这样,罗马公民权的继承方式有很多,只要父母有一方是罗马人,他们的孩子就可以得到罗马公民权,但最重要的是,只要对罗马有足够的贡献,外籍人士也是能够获得罗马公民权,比如在罗马辅助军团中服役的拉丁公民,当兵役期满后,他们便能获得罗马公民权,而且他们的子女也能继承。

在古罗马,奴隶如果得到主人的允许,是可以恢复自由之身的,这条规定本来不足为奇,但让人震惊的是,罗马人在这项规定后加上了另一项特殊规定。

根据《格拉古法案》,被解放的奴隶如果拥有3万阿斯的资产,且有一个达到5岁大的儿子,就可以自动得到罗马公民权,而且他还可以得到自己原主人的姓氏。

这就是许多外籍富商寻求成为罗马贵族奴隶的原因,他们虽然在表面上成了奴隶,但因为他们的资产雄厚,实际上与贵族之间达成了相互利用的默契,奴隶商人为贵族经营各种商业项目,贵族会把他们不能公开投资的钱转移到奴隶名下,借助这些奴隶从事放贷或是投资,得到的钱自然落入自己的腰包。

时机成熟的时候,罗马贵族会正式解放这些富商奴隶,他们不但能得到罗马公民权,而且还能得到贵族的姓氏。比如作为罗马三巨头之一的马库斯·李锡尼乌斯·克拉苏,他的解放奴隶就会自动得到李锡尼乌斯的姓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获得李锡尼乌斯之名的解放奴隶,是来自古老的贵族世家,这变相给解放奴隶脸上贴了金。

综上,一旦一个解放奴隶得到了公民权和贵族的姓氏,他的经商之路势必更加顺风顺水,不仅能在同盟国享受各种贵宾待遇,而且还能在罗马行省享受各种特权,相信他的商业项目一定会大赚一笔。这就是一些外籍富商寻求成为罗马贵族奴隶的原因。

前文威言晓史谈到,一个资产超过5阿斯且儿子超过5岁的解放奴隶是可以得到罗马公民权的,这其中不少解放奴隶不是那些自愿成为奴隶的富商,而是通过战争被虏为奴隶的人,这些人中有些是杰出的战士,也有些是医术精湛的医生,或是学识渊博的教师,他们因为杰出的贡献,也会被主人解放,从而成为罗马公民。

但需要说明的是,罗马军团对外作战不仅罗马公民要参与,一些同盟国也会组成辅助军团出征,这些辅助军团的士兵都没有罗马公民权,或者是没有完整的罗马公民权,当初也是这些人在战争里俘虏了大量的奴隶,有些奴隶就会被贩卖到贵族家里,但数十年后,一些曾经的俘虏反而成了罗马人,而那些英勇作战的辅助军团士兵依然没有公民权,两者地位竟然完全逆转了。

事实上,作为罗马同盟的拉丁城邦一直想得到罗马公民权,这不仅是因为在战争中,罗马公民分得的战利品普遍高于拉丁公民,更是因为罗马公民权让这些拉丁人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在历史上,拉丁人一直在为得到罗马公民权而奋斗。然而,随着意大利的统一,罗马元老院越来越不愿意将罗马公民权授予拉丁同盟,而且罗马人对拉丁人的欺压也越来越严重。

基于上述原因,格拉古兄弟试图通过改革将罗马公民权授予忠诚的拉丁同盟,但格拉古的改革最终失败了,一些继承这一思想的改革家也因致力于帮助拉丁人得到公民权而被杀,这让拉丁同盟失去了合法得到罗马公民权的希望。

公元前91年,拉丁城邦秘密结为同盟,城邦奥斯库伦因遭到罗马官员调查而抢先发动起义,随后,几乎所有的意大利同盟国都加入了这场大叛乱。

令人称奇的是,起义的拉丁城邦宣布建立意大利共和国,以科菲尼乌姆为首都,成立元老院,授予全体加盟国意大利公民权,并仿造罗马制度选举2位执政官,12位官,组成编制完全相同的意大利军团。

这完全是罗马共和国的翻版,不少在辅助军团服役的士兵都加入了叛军,可以由此看出,拉丁叛乱的原因还是为了公平的公民权。

这场战争双方的兵力相当,都有5万人马,而且他们之间很多人都是战友,彼此了解对方的战术和习惯,这是一场奇怪的战争,有时意大利占优势,有时罗马占优势,但总体来说各有千秋。

就这样,战争持续了2年时间,双方都没有完全击败对手,罗马元老院终于认识到公民权的巨大魔力了,为了尽快结束战争,公元前90年的冬天,执政官路奇乌斯·尤里乌斯·恺撒返回罗马城,制定了《尤里乌斯公民权法》,这项法律给予了所有罗马同盟国成员完全的罗马公民权。

此法一出,战争迅速偃旗息鼓,背叛的拉丁城邦纷纷与罗马议和,除了少数顽固分子,大多数拉丁人都被授予了罗马公民权,从这时起,意大利终于被罗马共和国完全统一了。

此后数百年,不少人为了成为罗马人,自愿到辅助军团服役,人们因得到罗马公民权而自豪,以在罗马军团服役为荣。

但公元212年,罗马帝国皇帝卡拉卡拉却宣布废除公民权制度,将公民权授予所有生活在罗马帝国的自由人,这么一来,原先因公民权而产生的特权都消失不见了,公民权再也不是珍贵如宝的东西了,从这以后,再也没有人关注罗马公民权了。

从上面三大怪现象就可以看出,罗马公民权的背后是充满各种利益的特权,有的人因为这些特权而免除了兵役,以至于富人在战场上搏杀,而穷人却在家喝茶,有的人因为这些特权而白吃白喝,只因为他们能为夏季的公职选举投票,而另一些外籍人士为了得到公民权的实惠,居然自愿成为罗马人的奴隶,只为等到正式解放后的权利和姓氏。更有甚者,为了得到罗马公民权,不惜联合起来发动叛乱,以至于整个意大利半岛都陷入了战火。

可以说,古罗马共和国的历史,是一部公民权制度发展的历史,正是因为罗马人独特的公民权制度,才使得这个撮尔小邦能击败一个又一个的敌人,统领整个地中海,同时也正是因为这项制度的废除,罗马人失去了民族自豪和认同感,最终在蛮族入侵的浪潮里被吞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尴尬!英国皇家海军“临阵换舰”,中国军事专家:英海军“能力配不上野心”

“堵得一眼望不到头”!暴雪致高速瘫痪,有司机被困十几小时,有人捡木柴烧火取暖!武汉铁路:请不要贸然前往火车站

美媒:歼-20已入列13个空军旅,年产量将达120架,性能优于F-22

专注古代战争史研究,出版作品《罗马千年征战史》1-3卷 另著有《细说靖难之役》等

香港特区政府称对梅西没出场比赛极度失望,港媒:可能扣减1600万赞助款项

宝宝被迫背着比自己还大的背包,站在背包前泪眼汪汪,“按道理 我应该在包里才对”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